遗憾千万种 各人皆不同

【驼妹】 余生了了 有你刚好

看到五的时候心里一酸差一点以为你要be了
真好啊他们的余生都有对方
给我机智一个爱的么么哒= ̄ω ̄=

王机智:

生日快乐呀我鱼儿的cp @阿凉o( =•ω•= )m 小仙女会一直开开心心地美下去的!!


憋了四五天终于有动力码完这篇不伦不类的驼妹文~(卡文到词穷想哭)请不要嫌弃!!


原谅我突如其来的祝福。有什么纰漏也请多担待QAQ


“余生了了 有你刚好”,三儿 @季三哥我是许诩啊 跟我讲这个梗有好久了,感激赐题么么啾,我就青鸟传情讲给阿凉咯嘻嘻


 


 


呼,呼。


 


我死了。


又活了过来。


然后,遇到了你。


我所知道的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大概主角也就是这个样子了吧。”田野一直这样认为。


玻璃窗映出一张干净白皙略显稚嫩的少年脸庞,眉眼清晰,已初现些与同龄人不具备的英俊气息。成绩优异家境小康,深得老师同学尤其是青春期的女孩子们的喜爱。座位在班级靠窗倒数第二排,一抬头就能望见窗外操场与两排杨柳樱花。“watashiwa日漫男主desu”田野有些得意。田野心中有一个秘密没敢和任何人说,虽然他感觉不说出来会让自己在别人心中的主角形象大打折扣:田野,是重生者。


用田野的话来讲,他的前世根本让人回忆不起来,平淡得就像打排位三十分钟过去一血还没出一样匪夷所思:从一个小透明长大成为一个大透明,做着自己不喜欢的朝九晚五的小文员工作,没恋爱更没有结婚,然后年纪轻轻一场事故离开。田野还是缕小野魂的时候,人间飘荡了两个月才终于等到了有熟人发现了自己的死亡。除了被人忽略的愤怒,在田野心里徘徊的更多的,是怅然是悔恨。


重生为人,田野发誓这一生的目标只有三个字:搞事情!!


 于是,田野顺风顺水地度过了人生的前十年。


 



 


田野在十一岁生日的那天,家人喜半参忧。喜的是这孩子白白净净怎么能越长越好看还这么聪明这么乖呀好喜欢必须无限宠啊啊,忧的是时间快到了可当年的那个高僧怎样都找不到。


田野两岁的时候,田爸爸和单位去泰山。爬山途中被路边的老僧叫住。


老僧:这位施主,我看你天庭开阔双目有神必是富贵之命。


田野爸爸心里想着:这下一句就是印堂发黑吧老骗子...我看不见你我看不见你


老僧:但施主这印堂之上有些许黑气缭绕终有一劫啊。


田野爸爸:......我还真猜对了呵呵。


然后低着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就是继续往前走。


老僧一把拽住爸爸的背包,“施主你听我讲...”




田野爸爸惊悚了,现在的骗子都会动手了?!“老师傅,我不信卦的!”




“你家有个两岁的儿子。”老僧似是有点焦灼。


O-O原来骗子急了算卦也很准!


“施主,贵公子是有福之人,但命数中有一劫。如果贵公子安然度过十一岁,便定会是一世无忧。”说完,老僧便不顾呆若木鸡的田爸爸,施施然走了几步便不见了踪影。


晚上,田爸爸回到宾馆,给田妈妈打电话:“老婆!!我今天碰到骗子了!!”


田妈妈:“哎哎哎?!那你没被骗吧!”


田爸爸:“当然没有[骄傲脸],但那好像是个神仙…xiu地一下人就找不到了”


田妈妈:这剧情有点迷我好好捋捋…


 


于是,自打田野两岁起,家里虽无人信佛,却也多了个供桌,上面供着各路神仙。


田野自己对这故事毫不在意。什么命中劫数什么深山里住着神仙,放在自己这十几岁身躯三十岁灵魂面前都是假话,否则自己面对这供桌神仙或者路过个寺庙什么的早该被收走了是不是?!那老僧多半是忽悠人。至于走几步就没了踪影,深山老林的被古木挡住那样都不无可能。


于是,作为以马克思主义为终身信仰的新世纪好少(da)年(shu),田野的十一岁依旧过得骄傲放纵。


当然,如果不是学校来了个叫金赫奎的小眼睛韩国人,田野觉得自己的11岁会更加开心。


 


 



 


田野一直都觉得小眼睛的人都不是好人,就像动漫里眯眯眼的都是怪物一样,你看不到他的眼睛便也猜不透他的内心。


这个诡异的信念在认识金赫奎之后愈发坚定。


金赫奎其实长得并不赖,这个小眼睛正太一出现就抢走了田野一半的人气。


田野心里苦啊,大家都太肤浅,否则怎么会看不透金赫奎这个心机boy丑恶的本质呢?!!你看看!小眼睛怪物又偷偷瞪我!!瞪得眼睛都比平时大了一圈!!


还有还有,金赫奎见到田野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心做人”….田野看着金赫奎满眼的冷硬认真,后背凉飕飕的。从此上厕所都不敢自己去,生怕这小眼睛怪物暗中下手作了自己….


田野有时候也很纳闷,自己怎么惹到金赫奎了吗?这货怎么见到自己敌意就那么大?难道是自己太优秀惹人嫉妒?!


天妒英才啊!!田野感慨到一半,就被小伙伴叫去打球,那些感慨便也就忘在了脑后。


于是时间悠悠,田野平安无事地度过了小学、初中。当然那“有一劫”的11岁也是安然度过。除了金赫奎像影子一样一直都没能摆脱掉,从小学到初中都坐在自己的邻桌外,田野对这新的生活表示很满意。


毕竟也是相识了4、5年,金赫奎除了最开始的敌意以及偶尔会瞪着自己看好久,田野觉得这个人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看着小小的团子一般的正太渐渐长成瘦高挺拔的少年,眼睛虽然一直都那么小,但也有着一股韩国欧巴的独特气质。虽不亲近,也满足了田野曾经对竹马竹马、我的同桌是校草之类剧情的幻想,甚至田野一度萌生出“如果自己是个萌妹儿这样的生活应该会很开心吧!”的危险想法。


不要大意啊野萌萌,你可知道学校多少腐女对着你和你的“小竹马”流口水啊!!


升了高中,金赫奎回了韩国。


迷上了LOL的田野也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上王者、打职业、成为一代野神传说!!


 



 


在电竞的圈子里,田野一直混的如鱼得水。


家里一直对田野的管教很开明,所以田野选择电竞这条路并没有遭到什么反对。加上潜能很大技术过关长得又白白净净性格也很招人喜欢,田野一度被奉为“电竞交际花”。一有采访问道“你最喜欢哪位职业选手?”,总会看到那些男孩子说着谁谁谁很厉害然后再微微羞赧地加上一句“meiko,也很喜欢”╮(╯▽╰)╭


啊,对了,金赫奎也进了EDG。


当田野见到了那传说中的“韩国外援”的时候,那吃了屎般的表情被阿布明凯等一干无良群众嘲笑至今。


 



 


虽说在游戏里,身为辅助的田野总是“舍身救主”保护金赫奎,可现实中,田野除了头顶能放很多东西之外基本没什么大作用......有了“大羊驼”封号的小眼睛同学话不多,却总能一句话怼得别人说不出田野有什么不好,从生活起居到衣食住行,金赫奎简直为田野操碎了心。


就连田野都有惊然发现,金赫奎对自己温柔了好多。


而当田野问起“你怎么突然转性对我这么好”的时候,大羊驼脸上微红:“我在培养下路双人组需要的默契。”


 


金赫奎的努力没有白费。时间越久,两个人之间越发默契,屏前屏后不经意间的举止不知甜饱了多少无辜少女牢固了多少驼妹大旗。


田野偶尔会听到“驼妹”啦“官糖”啦之类的话语,奇怪的是竟没有对此感到任何的不舒服。


啊,明明妹驼更好听啊摔!!某野暗中不忿,搞了个小号混在人群中悄悄举起妹驼的小旗,却无情被怼......


那都是后话。


 


后来,金赫奎许元硕离开EDG去了KT。田野在离别之夜红了眼睛:坏人,又走了、还带走萌萌的小胖爹不可原谅QAQ


可人离开了才发现,那些在一起细细碎碎的温度,早就浸到了骨子里,在无数个白天夜晚提醒着自己,去想起那双小眼睛深邃处的动人。


从此,不再会有一双大小合适的手揉乱自己的头发,不再会有被顶在脑袋上的各种奇奇怪怪的小摆件,不再会有时不时投来的专注的目光,不再会有穿错的衣服盖窜的被子订多的晚餐......


田野穷尽自己两辈子,第一次领悟到,离别真TM忧伤得让人蛋疼。


 



 


退役之后,田野用自己的积蓄开了家小网吧,终于也算是走上了所谓资产阶级小自由的生活。


田野一直都没有恋爱。家里人一直都很着急:这么大个人别管男的女的怎么也找个人以后老了有个照应啊囧。田野也被带着拐着去过不少相亲联谊,男男女女光鲜亮丽,可田野一直都觉得没遇到自己想要的那个人。


“单身也没什么”,田野这样告诉自己,“我有能力养活自己,单身反而乐得自由。”



 


傍晚,田野出门去超市买东西。昨夜玩游戏刷了个通宵,今天一天也没吃什么的东西,精神有些恍惚。


提着满满的袋子,回家路上的田野觉得自己已经是条死鱼了。“走过前面那个马路就要到家了加油呀兄弟”,田野下了人行道磨蹭着往家走。“呲!”田野被大力拽得往后一个趔趄,跌倒一个有些熟悉的怀抱里,面前一辆小轿猛地刹住车,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神经病过马路不看路,不要命啦?!”,然后看到田野没受什么伤便开车离去。


田野懵懵地回头,看到金赫奎铁青着一张脸。“几年不见,脸倒是圆了不少。”田野想着,弯腰想去捡刚才从袋子里掉出来的可乐,可碰到瓶子的一瞬间,眼泪儿忍不住蹦了出来。


 


田野没有忘。11岁那年,也是金赫奎把自己从车前拉走保住了一条性命;是金赫奎把自己拽开躲掉楼上掉下来的花盆而他却被碎片刮伤;是金赫奎从泳池把腿抽筋淹水却没被人发现的自己托上来却因为没有换洗的衣服感冒发烧...


田野的11岁并不太平,可因为有金赫奎,记忆中的那一年倒也是安稳。


 


田野明白,自己的生活像本烂俗小说:重生、逆袭、路人崛起。可作为男主,没有大开后宫没有温香软玉,只是因为早已沉沦。


所幸,故事的最后,皆大欢喜。


 


后记


 


嗯,也许你不会相信,世界真的是存在多个位面的。而我,就是那所谓的“位面管理者”,为维护这个位面的秩序工作。


直到我发现一个叫田野的bug。


当我查到这个bug时,田野已经作为重生者生活了两年。我看着白白糯糯的小团子,突然就想起前几天吃的汤圆,竟在这小团子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幸福。


算了,这么小的孩子,带走太残忍了。等大一点熊孩子起来神鬼皆烦,自会被收了的。


于是我在他11岁的时候,悄悄潜伏到他身边。为了不引起怀疑,我给自己做了个很好的马甲。


是的,现在我叫金赫奎。


出乎我的意料,几年不见,当年那个白团子竟一点都没有长歪,甚至通透得更加惹人喜爱。我无数次瞪大眼睛想从他身上找出什么破绽,可除了这个年龄该有的天真纯洁我竟看不到任何腌臜不堪。


我曾制造了无数意外想将这个bug消除,可当事情真的发生,我竟忍不住出手将他救回。


这究竟怎么了?作为位面管理者我竟然不能修复一个bug?!


幸好田野并没有利用他重生的记忆做出些什么过分的事,并没有影响到别人的命格。


算了,等他再大一些,总会让我找到将其抹去的理由的。


我假装回了韩国,暗中观察田野。从小团子到大团子,再逐渐成长成一个修长坚韧的男孩,他一直无忧无虑也坚持自我,活的潇洒恣肆让我心生向往。


我无数次想回头看看田野前生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可看过那平淡的人生,竟也找不到哪里有让人觉得不堪的地方。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人。


我看过他的前生,参与了他一部分今生,接下来的几十年,我竟萌生出一种想陪着他走完的冲动。


我不想压抑自己,回到他的身边。与他在一起的一点一滴都无比美好而珍贵。作为管理者可以说是拥有无尽的生命,可在之前的悠悠岁月之中我竟从未如此安心舒适。我想着未来没有田野的时光,第一次有了无法忍受岁月悠长无人陪伴的感觉。


看来,我需要短暂的离开,我需要去做些什么。


找一个接班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我交接好一切工作,虽然存在于世的时间变得有限,但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田野,我回来了。


余生了了,有你刚好。


 


 ①听说当年那个老僧,也是一双小眼睛。


②金赫奎汉语水平一直有待提高。


③传说金赫奎也有小号,专怼妹驼。


 


 



评论
热度 ( 82 )

© 佟年(๑• . •๑) | Powered by LOFTER